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2020-02-05 觀點萬雨芯

隨著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舉國上下的線下零售市場遭遇了嚴重打擊,與此同時,資本市場也隨之做出反應。體育產業中,作為零售業一部分的運動裝備公司也在這波下行趨勢中損失慘重。

 

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僅安踏一家企業,在1月最后兩周內市值就蒸發超過200億人民幣。


2020年1月的最后兩周交易日,安踏、李寧、特步等主要國產運動品牌股價紛紛跳水,累計市值蒸發超300億人民幣,其中光安踏一家企業市值蒸發就超過200億人民幣。


自2020年1月20日至1月31日,主要國內運動品牌上市公司股價變動情況如下:


安踏:76.6港元——>69.05港元,跌幅約10%;

李寧:27.1港元——>23.35港元,跌幅約14%;

特步:4.32港元——>3.43港元,跌幅約21%;

361°:1.44港元——>1.21港元,跌幅約16%;

中國動向:0.91港元——>0.8港元,跌幅約12%;

探路者:4.75人民幣——>3.85人民幣,跌幅約19%;

 

事實上,股價下跌的背后,真正的危機在于,如果疫情不能很快得到控制,線下市場繼續凍結下去,運動裝備行業也將會和餐飲、電影等行業一樣,遭遇嚴重的生存危機。

 

隨著疫情在中國全境乃至全球的蔓延,截至2020年2月4日12時,全球已有20623例確診患者,其中死亡427例,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將這場疫情定性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

 

作為抗擊疫情的主戰場,一場全國性的抗疫阻擊戰正在中國境內進行。武漢“封城”、湖北“封省”,國家號召全民在疫情期間不出門走動,大部分餐飲、娛樂、購物等公共場所都被迫關閉,各企業的春節假期也不得不往后延長。

 

這些抗擊疫情措施對靠賣貨為生的實體零售企業沖擊巨大。消費端,人們不敢出門,購物中心無法營業或者縮短營業時間,運動場所關閉,消費者對運動裝備的需求既失去了推力,也沒有了拉力;生產端,由于代工廠遲遲無法恢復生產,不僅在中國國內的訂單交付可能會延遲,對于國際市場的訂單同樣因此拖累。

 

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沒有人流量對于靠實體零售為生的企業來說是致命打擊。


根據恒大研究院1月31日發布的《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分析與政策建議》,疫情對餐飲、旅游、電影、交運、教育培訓等行業沖擊最大。僅餐飲和旅游這兩個行業,春節7天內的損失就達1萬億。

 

餐飲業巨頭西北莜面村老板賈國龍則是直言不諱:“目前最大的壓力還是養人,一個月發工資就得1.5億,賬上現金流扛不過3個月?!?/p>

 

其實不僅僅是餐飲業,對于倚重線下實體零售的大多數國產運動品牌來說,不斷后延的假期、大門緊閉的商場、空空如也的街頭就宛如噩夢一般。沒有銷售就沒有現金流,同時還得照常發放員工的工資,繁重的店租成本也同樣需要承擔。

 

以李寧、安踏兩大國產運動品牌為例。

 

根據李寧發布的2019年中期(1月至6月)財務報告,李寧在全國的門店總數為7294家,其中需要李寧公司完全承擔運營成本的直營店鋪為2251家,其余為經銷商店鋪。而2019年上半年,李寧光在店鋪租金上就付出了人民幣3.19億元,月均5300萬元。而同期李寧公司共有員工3495名,工資成本為7.25億元,月均1.2億元。按2019年上半年的數據,李寧月均在店租和員工工資上就要支出約2億元。

 

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僅安踏和李寧兩家企業,線下門店總數就接近2萬間。


而安踏集團旗下6大主要品牌(安踏、FILA、DESCENTE、KOLON SPORT、KINGKOW和SPRANDI)2019年上半年總共擁有門店數12479家。半年內員工工資成本達人民幣18.5億元,月均3.1億;而2019年全年店租成本超過10億元,月均1.67億。因此,安踏每個月在店租和員工工資上的支出至少在4億元左右。

 

況且當下,電商渠道的銷售收入普遍只占到大部分運動品牌總收入的10%-30%。盡管疫情期間有部分消費者的購買行為不得不從線下轉到線上,但這一點給線上銷售的增益又有可能被消費欲望的降低所抵消。畢竟當所有人都只能“家里蹲”的時候,購買新衣新鞋的欲望都會相對降低。

 

所以不管是對安踏、李寧這樣國內前兩大運動品牌,還是其他實力較弱的運動品牌,這樣的“入不敷出”所帶來的壓力都是巨大的。特別是那些資金周轉時間長,持有現金較少的品牌,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因為中國市場如此重要,甚至連耐克、阿迪達斯這樣的國際運動巨頭品牌,股價也在1月末疫情全球擴散之后遭到波及。

 

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耐克股價在美國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疫情之后的10天內下跌了近8%。


美國當地時間1月21日盤后,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宣布,美國發現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次日美股開盤,耐克、斯凱奇等對中國市場倚重較大的運動品牌股價應聲下跌。1月25日,歐洲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阿迪達斯股價同樣下跌。

 

經懶熊體育統計,1月最后兩周,耐克股價跌幅約7.9%,阿迪達斯股價跌幅約8.3%,斯凱奇跌幅約9.3%。而Lululemon、安德瑪等品牌股價受疫情影響較小,跌幅在1%左右。

 

由此可見,就連并非以中國為主要銷售市場的國際運動品牌都受到不小的沖擊,我們這些絕大多數業務都扎根中國市場的國產品牌就更加難以承受。而目前,不少國產品牌都在電商渠道展開了打折促銷的“自救”行動,打折期限也基本與各地延長的春節假期相吻合,從2月1日至2月10日不等。

 

若疫情持續蔓延,不僅資本市場的信心會越發下挫,部分國產運動品牌甚至可能要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


延展閱讀:


聯合多家運動健身品牌,Keep推出聚合運動直播服務


運動品牌重注電商直播背后:革新零售效率的一面玻璃屏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www.776455.live。


運動品牌股價集體跳水,可生死存亡的危機還在后面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北京快3遗漏二码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