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2020-05-15 場外孟橋

2020年的這個夏天,中國留學生回國的理由比往常更多了一些。


從安全角度來說,目前中國算得上疫情防控工作成效最顯著的國家之一;而從時間節點上來看,5月份又是大多數北美學校的暑假開端和畢業季。


由于北美學校暑假最長可達3個半月(5月中旬至9月初),而寒假又很短(12月中旬到圣誕節過后的20天左右),所以大部分在美的中國留學生都會選擇回國度過暑假。而除了有留美工作計劃的畢業生之外,大部分中國畢業生都會選擇利用畢業后的一個暑假盡快回國找工作,盡早讓自己在學業上的投資收獲回報。


然而,這些留學生現在多少有些寸步難行。因為疫情期間航班受限,想要回國依然很不容易。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直飛航班數量的減少也使得留學生回國變得難上加難。以美國為例,根據5月12日各航空公司公布的最新消息,目前能從美國返回中國的直飛航線僅有4條:中國國際航空:北京-洛杉磯往返 CA987/8(第一入境點:天津);中國東方航空:上海浦東-紐約往返 MU587/MU588;廈門航空:廈門-洛杉磯往返 MF829/MF830;中國南方航空:廣州-洛杉磯往返 CZ327/CZ328。


如果不選擇這些直飛航線的話,留學生就得從其它國家轉機。而根據美國各大航空公司公布的停飛信息來看,美聯航航班停飛至6月3日,達美停飛到5月31日,美國航空則計劃停飛到10月23日。美國國內各大航班停飛,這就意味著身處洛杉磯、紐約這兩大城市以外的中國留學生在參與搶票競爭的同時,還必須要先想辦法抵達這兩大城市。


以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為例。假設我是一名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學生,如果我想要在美國國內航班停飛結束前搭乘回國的航班,那么擺在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條,搭乘地面交通,而無論是灰狗大巴還是火車,均需要長時間處于封閉的聚集性環境當中。以灰狗大巴為例,從華盛頓到紐約的灰狗車票價格為31美元,行程總長5小時50分鐘,從華盛頓特區出發,途徑銀泉和巴爾的摩,最后到達紐約。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從華盛頓特區出發的灰狗大巴需要行駛近六小時才能到達紐約


如果不想忍受將近6小時的封閉空間的話,那么駕車前往目的地則是另一個可行的備選方案。然而,對中國留學生而言,畢業前有兩樣東西必須要處理掉,第一樣是退房,第二樣就是賣車。


賣車后準備回國的留學生只能選擇當地華人車行進行接送,而據華盛頓大學一名不愿具名的畢業生透露,現在華人車行的接送付費用水漲船高,紐約某車行從華盛頓到紐約的一次接送的價格甚至一度接近4位數(美元)。


更糟糕的是,畢業生們還無法像往常一樣選擇拼車來均攤高昂的接送費,一是因為疫情期間五人一車很不安全;另外一點則是因為畢業后回國會帶大量行李,拼車根本裝不下。


更別提到達紐約或洛杉磯之后,還要想辦法搶到回國的機票。


而對于那些身處北美地區之外,仍然在上課的中國學生來說,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在日本神奈川縣東海大學就讀的大三學生小J就是其中之一。


“這段時間(疫情期間)讓我最頭疼的事情就是上網課?!毙在接受懶熊體育采訪時這樣說,“有的課簡直是在糊弄人啊?!?/p>


留學生們對于疫情期間網課的抱怨從未停止過,讓他們最無法接受的一個地方,就是網課的教學質量根本比不上正常上課。


小J向懶熊體育透露,她們的必修課通過ZOOM視頻軟件授課,平均每節課時長在40分鐘左右,與平日里100分鐘一節的線下課程相比短了不少。有的選修課甚至被老師壓縮成了一個8分鐘的視頻課件,交給學生要求學生自學。小J表示,當然,網課質量還要看老師。有的老師很負責,他們的網課教學質量雖然比不上正常上課,但也不會打太大的折扣。但像有的課老師就會要求學生根據課件自學,處于100%放養狀態。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小J提供的視頻課件,學生需要自學這份8分鐘的課件,并上交一篇3000字的論文。

 

而由于無法在線下上課,師生之間互動被弱化,教授很難得知學生的具體學習情況,所以部分教授采取了加大作業量的方式來保證學生能對網課內容有效消化。


除此之外,網課最大的問題是網絡通暢問題。作為一所綜合性大學,東海大學學生人數眾多,這也導致學校領取課件的系統經常間歇性地崩潰。而領取課件對于自學課程來說,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東海大學還放出了一份“授業支援系統使用時刻表”,詳細劃分了全校師生使用線上系統的時間段。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對于一些學生人數較多的學校來說,學校只能劃分各系學生下載課件的時段,以緩解服務器壓力。

 

小J和她的同學對網課不滿另一個原因,就是學費沒有絲毫減免。小J向記者透露,她們系的學費一學期是65萬日元(約合43000人民幣)。但這學期先是因為疫情原因沒有按時開學,開始上網課之后教學質量也不過關,但學費卻沒有絲毫減免。


除了對學業造成一定影響之外,疫情也對留學生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Christmas是一名就讀于美國雪城大學的研究生一年級學生,她原本的計劃選擇是留在雪城參加當地一家知名公司的項目,為之后找工作打打基礎。但美國的疫情正朝著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她的實習項目效果也大打折扣。


“原本這個項目都是通過現場討論,實地考察來進行。但疫情期間這些活動都被取消了,溝通也只能通過郵件和定期的視頻會議,項目推進進度奇慢無比?!睂τ趯嵙曧椖渴艿降挠绊?,Christmas也很無奈。


而對于身在日本的小J來說,疫情還剝奪了她平時打工的權利。疫情之前,小J還在學校附近的一家藥妝店打工,每小時能拿到1000日元,每周最多可以工作28小時,而現在這筆收入也沒了。


而像英國這種3月末就結束學期的地區來說,很多留學生更早體會了這種艱難。


就讀于英國拉夫堡大學體育專業的樊濟舟就碰到了這方面的困難。樊濟舟早在3月30日就應該從拉夫堡出發,登上返回西安的航班。但因疫情影響,樊濟舟的機票被取消,他在英國又被困了將近一個月。


在這期間,樊濟舟每天能做的就只有待在家里寫論文。他向懶熊體育反應,英國政府當時只允許每天外出一次,他和他的朋友們都格外珍惜外出機會,經常會選擇利用這個機會去公園里鍛煉身體,而大部分英國市民也會選擇去公園健身,這就使得公園的人經常會變得很多。


在被困一個月后,樊濟舟在5月8日回到廣州,隔離至14日,他表示到家之后還需要在居家隔離14天。


而就在中國留學生在國外艱難度日的同時,國內的準留學生們卻有著非走不可的理由。


Lucus是一名就讀于上海一所國際中學的高一學生,她早在初中時期就確定了要去美國留學的計劃。Lucus的留學目標是芝加哥大學,目前她正在為了出國留學做著一系列的準備。


從與Lucus的母親Eve的談話中,懶熊體育了解到了一個現象:由于現在的留學普遍低齡化,很多學生家長從高中甚至初中時期就開始為孩子的大學留學開始鋪路,而女兒Lucus會在高中選擇上國際高中,正是為赴美留學做出的準備之一。


但在疫情期間,這個決定卻讓Lucus母女進退兩難。


“當初選擇國際學校,就是為了申請美國的大學。但現在看來,這個選擇讓我們沒有了退路,因為選擇國際學校再去參加高考是一件很不現實的事情?!盓ve女士表達了她的擔憂。


事實上,這也是疫情期間很多國際學校學生面臨的困境:疫情當前,無法前進,而由于個人選擇,卻也無法后退半步。


Eve女士透露,Lucus本來計劃利用高中的兩個暑假參加兩次芝加哥大學的夏令營,為申請學校時積累優勢,并早早就已經拿到了參加資格。但由于疫情原因夏令營已經告吹,這也讓Lucus大學申請的成算打了一定的折扣。


而相比Eve女士同事家的小林,Lucus還算幸運。小林同樣就讀于國際高中,但現在已經高三,5月這段時間是他語言考試沖刺最后的機會。但由于疫情原因,最近的托??荚嚤煌七t到了6月。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疫情期間考試本身的難度反而被放在了次要位置,考生獲得考位反而成了關鍵。


SAT考試也考位緊張,而因為國內沒有SAT考點,“帶學生出國考試”就成了一項熱門業務。根據Eve女士的了解,現在已經有中介開發了帶學生去新加坡考SAT的業務,包吃包住,行程四天,收費在10000元-15000元之間不等。


如果說考試報名難、夏令營被取消影響到的是學生的學校申請,那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今年5月開始推動的一項“禁止發放新的臨時工作簽證”行政令就讓計劃今年出國的準留學生們感覺前路渺茫。


根據《華爾街日報》5月8日的報道,特朗普總統的移民顧問團隊們正在起草一項“禁止發放新的臨時工作簽證”的禁令。這條禁令的覆蓋范圍將包括:

1. 高技術移民人才設置的H-1B簽證,

2. 為季節性工人設置的H-2B,

3. 學生簽證以及與之相關的工作許可(OPT)。


禁令之中,學生簽證赫然在列。如果這條禁令真的如同報道所說的于今年5月內生效,那么中國留學生們拿到Offer=拿到簽證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

 

美國總統的外交風格,從某種程度上能體現出部分美國民眾的態度。疫情也在部分美國民眾之間滋生出了對華人的仇視情緒,針對華人學生的不友好事件也在上演。


“往常美國的槍支、暴力隱患我們作為家長都有所了解,但我們仍然相信這只是少部分現象。畢竟,暴力犯罪在世界上各個國家都存在。但這次不同,因為疫情的關系部分美國人的憤怒情緒全都指向了華人?!盓ve表達了她的擔憂。


但女兒Lucus則表現得很淡定,這些都無法擊潰她求學的決心。


體育留學機構WEsport創始人李韜之告訴懶熊體育,部分英美學校已經開始計劃在今年的秋季學期進行線上授課。對于那些已經拿到錄取通知書,準備秋季入學的學生來說,他們也可以選擇將入學時間延期到春季。在這種情況之下,仍然有不少體育生會選擇出國留學。李韜之向懶熊體育透露,今年2月至4月,WeSport的業務量不降反升。


疫情對留學行業的宏觀影響不必多說,但如果把目光聚焦到留學生家庭這個個體之上,我們能看到的就是種種不得已——不得不出去,不得不回來,不得不繼續,不得不忍耐。


延展閱讀:


穿越國境:疫情下的體育留學生


被疫情困住的留學:焦慮與等待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www.776455.live。



留學生的“五月圍城”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懶熊體育小程序
北京快3遗漏二码一定牛 快乐十分规则奖金对照表 河南22选5每天几点开奖时间 吉林高速股票行情怎么看 湖北30选5所有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高手分析 新加坡2分彩开奖记录 急速赛车游戏机厂家 安徽11选5任三最大遗漏 宝利配资 广东好彩1开奖时间